2010年4月30日星期五

五一劳动节和结婚纪念日

五一劳动节是全球受薪一族的大日子,在此祝贺全球的劳动一族劳动节快乐。
五一也是属于我的大日子,除了是劳动一族外,五一也是我的5周年结婚纪念日。时间过得真快,2005结婚后转眼间已经5年了,孩子也2个了。在此希望老婆和孩子能够每天都快乐健康,幸福美满。

坏人嘅妈妈系最伟大嘅?


刚刚在普普杂碎那边看到“沙爹,我爱你”的怀孕疑云,加上最近时常在电台听见名主持人“阿炳”林德荣所代言的著名品牌奶粉里头的对白,觉得很好笑。

林德荣用广东话念 :“人地话怀孕坏人)嘅妈妈系最伟大嘅,我就话怀孕坏人)嘅妈妈系最美丽嘅”

哈哈。。。看到吗?有时差不多一样读音,会令人产生误解和混淆,出来的是不一样的效果和意思。既然是用广东话来念对白,为什么不用广东人时常用的“大肚”,“有身几”,“陀住苏虾”,“有佐Baby”等等。。。其实我们很多误会和笑话是用词不当所产生的误解吧了!

你還可以為趙明福做這件事

转载自 :东林波博簿录
這封信,在面子書上流傳。

我是其中的一個收信人。現在,我希望有緣上來這裡坐坐的大家都是收信人。

如果你的心也是肉做的,如果你也心有不忍,請你們代為轉貼、流傳。讓我們萬眾一心,將這樣的怨念和信念傳給應該要被鬼魂索命的人;請他們下手要公道一點。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信件全文如下>>>

Salam all,
大家好,

I know everyone is busy recovering from the HS by-election, and prepping for Sibu.
我知道大家仍然忙著為烏雪的敗選療傷,以及正為詩巫之役備戰。

But we really need to push for Dr. Porntip to come. And the only way she can be released by her Ministry of Justice is to get a written assurance from the Home Affairs Ministry here (Hisham).
但是,我們迫切需要Dr. Porntip來馬供證(趙明福命案目前仍在驗屍庭續審)。唯一可以讓她獲得泰國司法部的允許,上庭供證的方法是由大馬內政部長(希山)發出書面保證來確保她的人身安全。

And the only way we can get them to give those assurances is for the public/opposition to pressure Hisham to give a written assurance. The StateGovt has already written a letter to request for this letter, and so far, no response.
而我們可以迫使他們發出書面保證的唯一途徑,就是讓公眾/反對黨一起來向希山施壓。州政府(雪州)已經發出公函,向當局要求這封書面保證,但是迄今為止,卻仍然杳無音訊。

So I appeal to you to make use of your various networks/blogs/twitter/Facebook/friends/media links to do exactly this: pressure Hisham.
有鑑於此,我吁請你利用你所能利用的各種網絡/部落格/twitter/面子書/朋友/媒體連結與關係(這句我加的)等等,集中火力去做這件事──向希山施壓。

If not, it looks like it will be "Open Verdict", or worse, "suicide".
如不,看來這宗命案將會以“存疑判决”,或更糟的是,以“自殺”審結了案。

This is the only chance we have left.
這是我們剩下的最後機會。

Thanks all,
謝謝大家。

Tricia

(我很趕,不懂有沒有譯錯,有錯的你們自己改>>>>這句也是我自己加的)
相關連結
Dear Home Minister, I want Porn

☆门牌四号☆

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反山埃斗士---张少平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向您致敬!
您的遗愿,有我们来接替您完成!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

何启文:将定期检查新村空气指数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中国报
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

六个空气指数数据收集点务必公开以示透明!

其实,如果环境局的官员够专业的话,另委第三者来鉴定武吉公满新村空气指数也真的好像多此一举,怕只怕环境局的官员"不够专业"或受到"某某压力"而真相不能大白,无法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村民。

重复看了以上新闻好多遍,究竟PGM-7840空气探测器何时会被装置在武吉公满仍是未知数......

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皮肤病袭武吉公满,居民健康受威胁!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南洋商报
星洲日报
中国报

日前首相署公共投訴局表示,并未在武吉公满发现有危害人體的氰化物。这是好事!不然武吉公满已发上命案!
不过,山埃采金的过程当中,所使用的化学原料不止山埃,还包括以下:

1. Flocculant (Magnafloc E10 or Polyacrylate) 凝聚剂/聚乙烯

2. Lime or Calcium Oxide (CaO) 石灰/氧化鈣

3. Sodium Cyanide (NaCN) 氰化鈉(山埃) (每日使用量 ± 1.5 )

4. Sodium Hydroxide (Caustic Soda, NaOH)氧化鈉(苛性鈉)

5. Hydrochloric Acid (HCl) 盐酸

6. Activated Carbon (Norit RO 3515) 活性炭

7. LPG (Liquefied Propane Gas) 溶解丙烷气

8. Borax 硼砂

9. Soda Ash 碳酸水

10. Sodium Nitrate 硝酸鈉

11. Silicon Flour 硅化素

12. SO2 二氧化硫

13. Copper Sulphate (CuSO4) 硫化銅


经过化学作用所释放的气体如二氧化硫和硫酸等,是导致居民频频呼吸困难,皮肤发痒,咽喉疼痛,眼睛干涩,久咳不愈的原因之一。为何政府只盯着山埃不放,而忽略或故意不提其它因素呢?

从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至今,居民身体不适的投诉至今超过400宗。居民投诉后却遭被警方超时问话
一事,导致这几个月来居民就算身体不适也只自行求医不敢投诉。

如今刘女士和其女佣皮肤痕痒难耐,就连家中的小孩身体也出现零星红点。勇敢的她选择站出来揭发本身遭遇,证明山埃采金已严重威胁居民的健康!

希望政府以民为本,体恤居民的苦难,以实际行动和数据证明山埃采金是安全的,以安民心!

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肮脏的助选团

乌雪补选已成定局了,但是不妨花一点点时间来看看这些漏网新闻。一群来自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支持者在投票当日所做出的没有文化的禽兽行为。

18PL,儿童不宜。

竟然在警官面前玩“屁眼”
连中指也比得比人有形!

水桶腰围也敢跳肚皮舞。
这家伙的小弟弟应该是很伟大,不然他在比什么?

请看看他们的兽行吧!






























这位好像是彭亨州人所熟悉的大人物。

2010年4月26日星期一

补选的糖果

轉载自 :抗山埃保家園


video
昨天,一个大马的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答允若国阵在乌雪胜出,他将批准300万令吉拨款,作为已有80年历史的叻思华小的建校费用。

“若国阵明日获胜,身为财政部长的我,将出示拨款信,那300万令吉也将转入该校董事局户头,次日(周一)能得到那笔拨款。”首相笑称,若国阵胜利,董事局隔天可以上吉隆坡找他,但是如果国阵没有赢,那就不必找他了。

很“庆幸”的,今天国阵赢了,重夺乌雪国席。

所谓的庆幸,是指叻思华小董事局的户头,明天就可顺利得到300万零吉的拨款,可谓羡煞旁人。

反之我武吉公满3000居民天天与化学异味作伴,多番乞讨空气测试仪器却不获受理。

何启文说:“ 州政府没有相关仪器。”

几经查询资料显示一架可以测验空气中所有化学成分的仪器,至少需要40万令吉
40万令吉,对我们来说遥不可及,唯屡屡向中央政府作出多番要求长期放置空气测试仪器,与300万相比区区40万可谓轻而易举,可惜仍遥遥无期。

唯有耐心等候吧,或许等到劳勿国席进行补选,梦想中的糖果就不会那么遥远。。。

这就是一个马来西亚。

《转》下一个补选 - 劳勿

转载自 :近朱者赤

乌雪补选再次明确地给了马华一个信息. 马华只拥有低于30%的大马华社支持率. 十个华人里头,只有三位仍然支持马华. 马华还能不能够代表大马华社,大家应该心里有数.

在下一个大选之前,马华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向大马华社示出善意. 那就是让黄燕燕下台,制造另一个补选于劳勿.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因它是华社里一个指标性的问题,补选肯定能够让华社,劳勿和武吉公满选民一起作出抉择. 让华社和选民好好看清楚马华的立场,到低马华是为民请命还是为自身谋权利. 当然,黄燕燕也能够拥有一个舞台去跳"与毒共舞",证明山埃采金的安全性.

再来,黄燕燕对马华是加分或者是累赘,劳勿补选是必然的战场. 马华没有必要等到下个大选才来探讨黄燕燕存在的价值. 只怕到时候为时已晚,江山尽失. 马华从此变成另一个走后门的民政党.

至于黄燕燕要如何下台,是提前退休抑或如黄冠文所愿的"逝世促成补选"论,个人没有意见. 乌雪华裔选民已经给了黄冠文一个答案,就让他们两关起门来好好商量吧.

2010年4月23日星期五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村民获提名Wild Asia Heroes

黄燕燕原形毕露全程录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4月20日下午1时30分,反山埃委员会结束记者招待会后获几位好心人士通传:黄燕燕2点钟将会前往民宅218号拜票。虽然当时下起大雨,可是大家还是风雨无阻前往等候。

在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秘书邱惠豪和Encik Mustapha 抵步前,黄燕燕看见数十位身穿青衣的村民后显得不悦,声称村民应该要有礼貌,甚至指责村民:“你们就是那么吵吵闹闹”。



随后,黄主席等人终于赶到现场,甫到步即听见黄燕燕诬赖村民政治化。黄主席激动反驳,这是近几年来首次看见黄主席生气得青筋暴现。


黄燕燕辩驳道:她曾经安排首相署副部长姆鲁基亚前往察看,邱伯反驳她的言论后惨遭质疑武吉公满村民的身份。

黄主席代表全体劳勿人民要求黄燕燕前往武吉公满对话,黄燕燕身为劳勿区的代仪士,竟然没有胆量答允村民的小小要求,连自己的选区范围也不敢踏足。

黄燕燕为自己设下5分钟的说话时间,不准村民打岔。

黄燕燕非但没有为攀山涉水的“亲生选民“作出交代,反而冠以“威胁乌雪补选”之罪。

黄燕燕声称自己非常熟悉金矿的运作,可是却无法解答一个小小村民的疑问,急下逐客令。

晚间新闻报导

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乌雪补选 :请支持国阵候选人*

* 需符合条规。

乌雪补选的拉票行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两方面的候选人和助选团想尽办法去拉票以求在这个周日能够金榜题名。

本人斗胆恳请乌雪的选民把票投给国阵的候选人 - P Kamalanathan,但是必须符合条规,如果他们能够给于你们以下的问题一个满意的答案。当国阵的候选人和助选团到来时,请乌雪的选民代全马各地的人民问一问国阵的代表,特别是马华和民政的代表,问问他们对以下的问题和事情有什么看法?他们的立场是怎样?他们会有什么行动?

1。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

2。霹雳州非法夺权事件。

3。赵明福和扣留所嫌犯无辜死亡事件。

4。Perkasa和前首相的过火种族言论。

5。关丹稀土提炼厂。

6。安华被控鸡奸案,如何看待鸡奸有罪,口交有理。

7。蒙女,潜艇抽佣,潜艇不能潜水事件。

8。政府各各部门报大数事件。

9。林甘牵涉的司法案件。

太多太多这些混帐事件了,不能一一尽录。如果你们有什么疑问,敢敢的向这些政府代表问个明白吧!

如果他们能够给于你们很好和很满意的答案,请你们把票投给国阵吧!Why Not!!!!

胡言乱语!

转载自 :林吉祥部落格

慕尤丁又患上胡言乱语症,他宣称国阵候选人卡马拉纳丹(P Kamalanathan)的名字的名字代表“一个大马”,即马来人的卡马(Kamal)、华人的亚伦(Alan)和印裔的纳丹(Nathan)

慕尤丁的这种“垃圾”言论,已污辱了乌雪6万5000名选民的智慧。

如果在人群中,有人喊“卡马”或“亚伦”,卡马拉纳丹会回应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如果卡马拉纳丹的名字包含“卡马”、“亚伦”及“纳丹”,那麽他的名字应会长一些,而应叫“卡马拉亚伦纳丹”!如果你这麽叫他,这名乌雪国会候选人肯定会以不友善眼光瞪你!

慕尤丁耶辛的名字符合“一个大马”的名字吗?其华文及淡文成份在哪裡?卡达山及伊班成份呢?

我国所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及伊班人的名字,都是一个大马的名字,因为它証明我国的多元性,以及大马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及多元语文团结的独特性。

慕尤丁不应轻蔑所有大马人民,无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及伊班人的名字,否则国人将质疑他当大马副首相的适合性。

可悲的是,一个声称自己以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的人,目前又犯下一个大错误地企图拿卡马拉纳丹的名字大作文章,似乎民联候选人拿督再益依不拉欣的名字不一个大马!

慕尤丁应了解,他此举只会令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一个大马口号与概念沦为大笑话!

【于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上午9时在行动党新古毛乌雪补选行动党中心发表的声明】

黄燕燕:他们只听民联说词!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

今早天未亮就接到几位年迈村民的来电,就阅报后对黄燕燕向媒体发表的不实言论大感不满,痛心疾首!
亲爱的黄燕燕,请问在您向外发表
“他们把问题政治化”,“受民联利用”的言论前有没有派您的助理作出调查,反山埃委员会里头到底有多少个马华党员?我们敢说人数过半!但贵为国会议员的您有为过我们这群武吉公满的马华党员,在捍卫家园的道路上作出努力,拉我们一把吗?
4月20日出席新闻发表会的武吉公满村民,大多数是年过半百,投票超过10次的老人家。他们不留在家里含饴弄孙,反而不辞劳苦,舟车劳顿,千里迢迢4个小时车程去到新古毛召开记者会难道仅仅是为了“影响国阵的选票”?
他们选择挺身而出是因为他们身受其害,觉悟到山埃的祸害,不想祸延子孙啊!他们是勇敢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尊贵的黄燕燕,各政府部门证实“金矿公司操作没有问题,山埃采金未对环境与健康造成威胁”也只是他们的片面之词啊!您从未踏足武吉公满就山埃课题会见武吉公满子民,倾听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以及诉求就对外发表如此言论,对我们也有欠公平!
尊贵的黄燕燕,这些年来您在积极的推行《弟子规》,《弟子规》里头有一句:
“同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也许您会比我们更了解其含义。请不要再让我们感受到武吉公满居民矮人一截!更有一句:“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我们已经等了4年!希望您的助理所承诺的“会见日期正在安排中”,不会让我们等太久,不是为了安抚我们而讲......

猛鬼趙明福 - 回顧(完結篇)

转载自:东林波博簿录
2009年最後一次的生日。
是誰讓這樣的生日,變成……
這樣……
還有這樣的生日?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部份照片提供:Mandy
亦有部份是在路見要鳴處不問自取

今天,4月20號,是趙明福的生忌。

今天,亦是驗屍庭續審,但全國上下人民寄以厚望,希望看到真相大白,但卻因為普緹來不了,而真相大黑的日子。今天,也是當局宣佈說英國法醫要在下個禮拜一供證的日子。

之前,普緹說明福之死,百分之八十是他殺,被人家視為藐視法庭,也文也武的喊打喊告。可是當反貪會律師暗示說鬼佬法醫也同意為自殺,卻又安然無事,也不見多事之徒去提告。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其實已經不等法庭宣判。

因為,公道自在人心。

是自殺或他殺,人民在心中已經對政府下了判詞。
這一系列的《猛鬼趙明福》挺著被人讚美、警告、埋怨、置疑,被嘰為鬼話連篇,甚至在事前事後都被指消費趙明福的情況之下發佈出來,壓力很大。有些人說有些事他們不能做,因為他家有老少老要照顧。

實在廢話,誰家沒有老少要照顧?難不成沒爹沒娘沒孩子的人就活該承受壓力和被警告的責任?無論如何,發佈這一系列的文,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要來的終歸會來。

這批文最大的收獲,是不止一人說這個鬼故事一點也不恐怖,只有越聽越肚懶。

我們根本不需要恐怖的力量,我們只需要有肚懶的勇氣。

不僅是在我這裡,還在很多地方傳流當中。

有人告訴我,他們收到原稿,不是因為從我這邊或號外看到,而是有心人發送的電郵,讓猛鬼趙明福在地球上轉了幾圈。

我感謝這些有心人的轉發、流傳,雖然我也不知道像這樣的撰寫,轉發和流傳,到底可以為這個國家帶來怎樣的改變。寫寫國陣是不會倒的,罵罵民聯也沒有學乖。大部份人的無動於衷,為破爛的國家領袖延續了政治生命。

我們可以怪誰呀,到頭來還不是姑息養奸,是非對錯原則拿捏不清的自己嗎?

這是猛鬼趙明福的最後一篇。

可是秉持著不想怪力亂神,妖言惑眾的原則,這條猛鬼,還是不猛鬼的。充其量,它只能算是一個回顧;事過境遷,我們走遠了,可是趙家人卻還在原地踏步。

大家誤會了,悲傷是不會隨時日消逝的,因為傷口從來沒有癒合過,輕輕一觸,鮮血就會流出來。

人過度悲傷與憤怒,是需要真相來討安心的。

趙明福的血,跟我們的一樣紅。趙家人的淚,也跟我們的一樣清徹。走在失去法度的年代,我們需要更大的勇氣來糾正對與錯。莫要袖手旁觀。莫要慶幸這是你家的事不是我的事。因為等到你家有事,冷漠的習俗就會讓你見識到什麼叫做追悔莫及。

不記得從那裡聽來,可是卻一句話一直銘記於心。今天,追思趙明福,讓我把這句話,再說一遍:

“趙明福不是第一個,可是我們如果做對了,他會是最後一個。”

很多人問我,你熟趙明福嗎?不,我不但不熟,我甚至沒有見過他。可是,這不是認識與不認識的事,這是對與錯的問題。

今天,追思素未謀面的趙明福,我想以這段回顧,來祭他的在天之靈。
雪州反贪会总部马沙南大厦闹鬼事纪
* 2009年12月,《中国报》报导马沙南大厦闹鬼,引述一名保安人员的话说在傍晚6点半,所有大厦职员已下班,他独自去5楼的洗手间时听到有脚步声。他走出厕所一看,发觉有个穿黑色大衣和白色长裤的男子在等电梯。

* “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要上楼。接着升降机门打开,他就走进去。我当时想到可能是赵明福,立即到4楼的保安室看升降机的闭路电视,结果,升降机内却没有人。”之后,更陆续听到有人说看到赵氏鬼魂。

* 据了解,反贪委员会有两名官员在晚上看到赵明福。“这名官员当时坐在休息间的沙发内看电视,突然感觉颈项好像是被人咬,他去厕所照镜子时发现颈项红了一 块。过后,这名官员就坐在柜台处,看到赵明福鬼魂从里面走了出来,接着他发觉有人拉他的脚,官员怕到冲出去,再也没有来上班。”

* 据悉,连反贪委会的副主任也亲眼看到赵明福。赵明福鬼魂出现的地点,即在他卧尸处的5楼及第14楼的反贪委员会。

* 据悉,该栋大厦官员是从去年10月份开斋节开始看到赵魂出没。

* 2010年1月,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突然从莎阿南马沙南大厦搬到雪州发展机构大厦(Wisma PKNS),但是却否认撤离跟闹鬼有关。
苏淑慧祭文: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明福,你没有任何的交代就匆匆离开了我。

你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还没完成,有很多地方很想去,你还说这一辈子的路都会陪我一起走下去的。现在的我该怎办呢?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呢?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你,念着你……

我只要你回来,回来我的身边……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但是却让我失望了。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痛不痛……?请你别让我等那么久好吗?就让我再见你一次,一次就好。当哭泣以及呼唤无法叫醒你的时候,我已不能不相信你已永远的离开了我。再多的不舍今日(周一,7月20日)还是要与你告别了。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但是,你一定要在我身边陪伴我,陪我一起照顾他。
明福,虽然今世我与你的缘份已尽了。但是我希望,如果有下一辈子的话,我很想与你再续我们今生的缘份。

你安心上路吧,愿你安息。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有一個人,媒體很少提。但是在趙明福棺木在声声悲泣中移至家门时,他却独自坐在厨房的角落,木無表情。他是趙爸爸。“他说他要去帮人,要去做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

“像他这样的人才是应该为社会服务的,他有这种精神,我怎么会后悔,怎么会怪他怨他呢?但是我希望政府給回我一個公道。
因为,对丧家来说,只有真相,才能慰亡者之灵。
他哭了
他也哭了
你哭了嗎?
這當中,橫跨著一條生與死的鴻溝
趙麗蘭不止一次追問:“為什麼?”
我們肚懶了嗎?
肚懶多久?
說趙明福自殺的人,你的心中沒有疑問,沒有愧疚嗎?
有安娣問我,趙明福的冤幾時可以雪?
我的答案是,政府倒台的那一天。

他們拎著趙明福的黑白遺照,口口聲聲說人不能白死
可是在烏雪國會補選區,卻還有華人啋啋連聲,
直罵民聯怎的拍張死人照給自己那麼觸霉頭。
難道馬來
人就不怕鬼嗎?
趙明福你的冤單靠華人報不了
要三大民族團結力量,你方能死因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