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8日星期日

恭喜拿督斯里黄燕燕高票当选


劳勿区的国会议员 - 拿督斯里黄燕燕在马华党重选参选副总会长一职以最高选票当选。恭喜拿督斯里当选马华副总会长,你已经证明给全国人民你是受到马华中央代表的支持,欢迎和信任。不知道你选区内的选民又会如何呢?他们也会一样的支持,欢迎和信任你吗?劳勿人民在此诚意邀请尊贵的旅游部长在下一届全国大选再次重临劳勿选区寻求连任,如果你还敢和有种的话

2010年3月22日星期一

校园荒唐事件(一)- 抽烟的日子

早前大马教育文凭放榜,有人欢喜有人愁.经过几年刻苦耐劳的上学生涯,上课,温习和补习,到了此时也有一个对自己所曾经付出的成绩单了.付出和收获永远可以成为对比的.只要你能付出时间努力学习,一张好的成绩单将会等着你的.

看见学子们当时的心情,让我回想起25年前我在学校的荒唐事件.

校园荒唐事件(一)- 抽烟的日子.

1984年,也是我初中三的年代.当时年少的我认为抽烟是一件很有型和威水的事情,所以当年很顺利的学会了抽烟.记得第一次抽的烟是一个朋友给的K字头品牌的香烟.吸了第一口的香烟后,感觉那种飘飘然,好像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哇...超棒的.我看就是因为如此,从中三到中六,一直到2008年的圣诞节,我被香烟纠缠了24年.

记得在1985年,我在学校参加课外活动时开口问一位教Ugama的宗教师(他没有教我,但是我认识他)拿香烟的荒唐事,而我当时还是巡察员呢!

我:"Uztaz, boleh minta rokok sebatang?"

Uztaz: "Hei, mana boleh, sini sekolahlah, awak mau matikah?"

我: "Tak apalah, Uztaz, tak ada orang akan tau punya, marilah."

Uztaz : "Hei, budak... ni. Na, ambil ni, jangan kasih orang tengok, pergi padang bola sana hisap."

就这样我成功从一位宗教老师那儿拿到一支香烟了。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会觉得惭愧,我根本没资格做一个好学生。

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捍卫家园的英雄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即使手无寸铁的妇人,
来到这一刻亦奋不顾身。
坚定的眼神,
来自一群捍卫家园的英雄。

反观有人堪称一国之君,
高喊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
说得响当当的,
却空的连一颗民心也留不住!

支持万绕新村,
反对高压电缆,
反对国能逼迁,
《三月围村,保卫家园》。

反山埃采金与反高电缆聚首 双方互勉保家园护安居环境

新闻转载自 :独立新闻在线

【本刊记者撰述】彭亨州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反山埃采金”委员会首次拜访万挠新村“争取高压电缆绕道、反对逼迁”工委会,双方互勉励,誓言继续为捍卫家园,争取安全居住环境而奋斗。
这次拜访由民主行动党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率领,“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一行13人今日首次到访万挠新村,为村民打气,希望村民继续为本身的健康利益,坚持抗争到底。

该委员会在下午2时30分抵达新村后,马上巡视当地的高压电缆,并高举横幅“反对逼迁,捍卫家园”,以实际行动支持万挠新村居民。

同遭剥削惺惺相惜

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与万挠新村的居民同遭私营公司剥削健康权益,双方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反山埃采金”委员更是不辞劳苦,从远赶来万挠,以实际行动支持居民阻止国能入村拆屋兴建电缆塔。

国能计划要到万挠新村完成设立高电缆柱的工程,以解决隆市的断电问题,不过地点为人口密集的住宅新村,并需要拆除超过60户房子,竣工后相信还会影响居民健康和安全。

随着国家能源公司(TNB,简称国能)与雪州万挠新村居民代表之间的会谈无法取得共识,新村居民昨早上7时就召开集会,力抗国能入村动工。

该集会进行了4个小时又40分钟,近400名村民现身支持,期间虽然没有警察现身,更没有镇暴队出现,但国能职员却不断尝试趁虚而入,万挠新村村民团结一致,成功以他们的“三月围村”计划暂时守住家园。【点击:国能暂不动工周五再会谈 万挠新村围村计暂保家园】

剧毒采金危害村民
另外,今年1月13日,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鲁(Joseph Kurup)探视武吉公满金矿场之后,依然强调安全无疑虑,村民不应担心使用山埃采矿危害健康。居民不满佐瑟回应,在劳勿市区的休闲酒店(Rest House)召开的记者会提出强烈质疑,佐瑟虽然耐心解答,但对于居民要求保证山埃采金绝对无害一事,却无法给予肯定承诺。

山埃是一种致命性化学物质,只需50到200毫克或相等于一颗米的氢化钠(HCN,山埃的一种),就足以置一个成人于死地。武吉公满居民2006年10月 1日惊悉,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计划以山埃采矿,并且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批准。

由于山埃采矿场就坐落在武吉公满新村,与最近的住家仅有两公尺之遥、距离学校也只有300公尺,出于生命安危的考量,武吉公满村民组织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展开运动力抗山埃采金。点击:力抗山埃背水一战系列报道】

2010年3月16日星期二

被彻底强奸的劳勿人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部落客Malaysia new kid on blog诬赖”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私用公款的作法,尊贵的形容那等同于“人格强奸”(rape of character by blog),并透露其律师将在今日(3月15日)起诉这名部落客。

对于被强奸的感觉,说起来实在感同身受。

十三年前当甘先生乘坐直升机到金矿巡视准备展开其宏图大业的时候,身边就坐着一位人格高尚前途闪闪发亮的人物。当时甘先生伪善不落人后,对大马机构对华教,数万捐款从不手软。为了“劳勿的发展”,他也默默为这位人格高尚的朋友铺陈康庄大道。

后来,以前与甘先生一起乘坐直升机的人物,顺理成章成为了劳勿的大人物。尊贵的十几年来受人爱戴,可是近年来当大家为了健康起议,尊贵的竟然藏了起来不敢见人。最后发现,尊贵的一直隐藏他苦口婆心守护“武吉公满发展”的背后秘密,就是那个一起乘坐直升机的故事,那个令他闪闪发亮的人。

十几年的爱戴,给错人了。

劳勿人,我们的智慧也被强奸得够彻底的!

2010年3月13日星期六

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

转载自 :我的视界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爆发后,此事件也得到了群众的关注和讨论。在武吉公满在为了他们的健康权而奋战的时候,我们也有不同的‘武吉公满’在每一个大马的州属与同样的戏码上演着。当地的居民每天都在折腾的过日子,他们每天都得面对着污染,辐射,生计和健康问题。这和纳吉先生所说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伟大理念有违,若真的是‘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话,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还有多少个‘武吉公满’存在于马来西亚吧!
在柔佛州的笨珍,渔民赖以为生的红树林为了应发展只需,砍倒了大片的红树林以让路给私人公司的石油与化工工厂。而该公司也是在没有知会当地的渔民就急着建立化工厂,根据新闻的报道,该公司也是在没有得到环境部的环境评估调查就得到重工业执照。该化工厂也同样的没有和民宅有一个足够的缓冲区,试问一间重型化工厂就在你家500米附近,你能安心吃饭吗?不过他们想吃饭都有些难了,因为他们赖以为生的红树林已经大面积砍伐了,红树林再也不能给予鱼类一个栖息地,渔民也只能每日望洋兴寒,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捕鱼了!
我们在北上一些,来到了森州瓜拉光。这里的村民也面对了胶厂每日都排出毒臭气体的问题,自从该胶厂扩建了后,村民也开始面对毒臭气体的威胁,根据一项调查,在该区的氢硫化物超标160陪,可能导致鼻癌。可辛的是,在经过了村民的努力下,该厂在2005年已经搬迁。现在,其中四名瓜拉光抗毒臭运动领袖因涉及非法集会被联邦政府起诉,导致他们在1967年警察法令下,被判监禁两周和罚款马币5000元。难道维护自己的健康权都有错?


我们在把焦点移去彭亨州的关丹Gebeng工业区,这里极有可能又要重演80年代红泥山的悲剧。同样来自澳洲的Lynas稀土公司在经过了中国和澳洲的拒绝后,转移焦点来到了马来西亚,在没有公开EIA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和咨询居民的情况下开始建立工厂。根据了解,该厂把生产稀土后的肥料直接的埋在附近的池水中,而该工厂的肥料也将透过河流流向大海,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该工厂的原料来自于澳洲的Mt。Weld,经过粉碎后就运来了Gebeng工业区,运往这里的稀土大约为3000万吨左右,万一发生任何意外的话,稀土掉下落海中必定会使到大海受污染,同样的海产也会所到污染,若是人吃了下去,结果不必我说,有脑的人想的到的。

以上的例子不过是一些比较显著的例子,笔者深信在在战机引擎都可以不见的国度里,各式各样因为行政上的偏差,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而形成的‘武吉公满’都可能发生在各个马来西亚的角落。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的发生?我们还要多少的老百姓受害?我们还要多少富了多少个贪官和奸商?若不想的,拯救‘武吉公满’,从你我开始!

*以上照片来自于《独立新闻在线》,影片来自《Media Rakyat》

2010年3月8日星期一

三.八妇女节


为你的今年欢呼,为你的今天喝彩,为你的明天祈福:永葆青春的容颜和美丽的心情!祝全天下的女性三八节妇女节快乐!

大臣送我P.Ramli的Song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昨天在《光明日报》看到这样一篇报导:- “比南利(P.Ramlee)是唯一入選“史上25位最偉大的亞洲演員”大馬代表,可見他的影響力至今不衰。”

让我想起前两周与黄主席, 丘伯和Encik Mustapha及部分村民面谈时,聊及尊贵的彭亨州州务大臣--Adnan Yaakob安南耶谷,老人家突然说了一句: "大臣天天送我们P. Ramli的Song。”
摸不着头脑,日理万机的彭大臣如何送大家“P.Ramli的Song” ???

结果老人家就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我觉得有趣就随意拍了下来。

video

原来大臣已经不再接听反山埃委员会几个老人家的电话,举凡相关号码的来电一概不接听甚或回复,所以老人家听了一遍又一遍的P. Ramli的Song。

我没有听过伟人P.Ramli的Song,也不确定大臣设定的接拨铃声是不是P. Ramli的Song。我比较好奇:身为武吉公满暂代村长的大臣为何要处处逃避武吉公满的村民?

大臣不是承诺过会帮我们彻查山埃采金事件吗?

大臣不是言之凿凿说要来武吉公满住一夜测探有无异味吗?

如今留给我们的,只有区区一首P.Ramli的Song。。。